【转载】克利福德·克雷柯夫 | 拜登、中国和不断变化的世界

发稿时间:2021-09-23浏览次数:10

10674

克利福德·克雷柯夫(Clifford Kiracofe

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前高级专家

中国传媒大学人类命运共同体研究院特聘研究员、专家顾问


  人们期望着乔·拜登当选总统能够拯救美国外交政策,但是从过去的六个月时间看来,这个希望已经破灭。相比之前不切实际、鹰派作风的特朗普主义,美国现在采取的只是较为温和的鹰派政策。如何看待这一切对中美关系的影响?


  首先要从当前美国外交政策的历史背景开始,然而大多数学者的研究都绕开了这一步,只是对当前事件作出反应,因此失去了对美国政府不足之处较为现实的评估。但正确认识历史可以为弥补这一缺陷提供重要的视角。


  早在1991年,随着苏联解体和冷战的结束,华盛顿政府面临着未来国家战略的选择。一方面,美国可以喘口气、缩减开支,并为即将到来的多极世界做出调整。另一方面,也可以选择一条单极霸权的道路。但是,最后美国当权派精英在两党的基础上非常错误地选择了后者。


  因此,对于上一代人来说,华盛顿政府无论是在民主党还是共和党的领导下,都没有远见,只是一味寻求强加美国的霸权给世界,并称之为全球“领导权”。


  但世界并不是静止不变的。随着权力和影响力在几个世纪中不断转移,国际关系呈现出动态发展。五百年的西方统治在二战后逐渐画上句号,如今的国际体系中有大国,也有中等实力的国家。在这种情况下,霸权政策既不明智也不具有可持续性。


  五百年前,中国和印度曾是地球上最大的经济体。当今时代的中国不久将升至第一,而印度也一直在崛起。与此同时,美国的内部衰败已经深入骨髓,包括中产阶级被压垮、贫困加剧、教育不平等、药物滥用、犯罪和暴力事件频发、种族分化等等。


  作为一个对外而言相对发展走下坡路、对内则明显衰落的大国,现如今的华盛顿政府没有太多的空间容得他们再出现战略性错误了。


  由于美国两党机构对2006-2008年的外交政策进行了广泛的审查,决定进一步升级冷战。冷战升级将中国视为不断加深的威胁,将俄罗斯视为重大挑战。这就是奥巴马政府“转向亚洲”战略的由来,旨在将中国和俄罗斯视为目标,以更好地遏制欧亚大陆。


  简单地说,唐纳德·特朗普延续了奥巴马的政策,还加大了对中国的压制力度。特朗普发动了贸易战和科技战,并从奥巴马略显克制的言辞转向咄咄逼人的敌对言辞和政策。当然,结果就是中美关系急剧下降。


  进入乔·拜登时代,许多人期望拜登担任总统后会带来温和的外交政策,为改善与中国的关系创造条件。但鉴于双方关系处于低谷,这绝不是一项容易的任务,需要谨慎的态度、有远见的判断和合作的精神。


  拜登担任总统这半年来,两国关系并没有得到改善。来自华盛顿的针锋相对和非外交性话语继续表明了美国对中国崛起的潜在敌意。


  在阿拉斯加会议和天津会议上的互动表明,中国对华盛顿政府的耐心已经被消耗殆尽。另一方面,美国对中国有关人权的指责以及对台湾、西藏和新疆的言辞的火药味一直有增无减。


  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执政,华盛顿政府似乎都处于某种妄想中,保持着歇斯底里的状态。在他们对中国和俄罗斯的政策方面,看看国会的行为就能充分说明。


  新任政府进行外交政策的审查是正常的。这是一项复杂的工作,涉及各种形式的机构间的活动以最终确定政策的选择。这些政策审查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来完成。中国对美国而言就是这样一个审查的对象。


  拜登上半年对华政策的基调仍然尖锐,尽管不像特朗普时代那么夸张。拜登坚持把贸易战和科技战作为美国国家战略中经济战的一部分,并且继续开展信息战和政治战,企图利用新疆、西藏和台湾作为突破点。


  在军事方面,拜登继续奥巴马提出的将军事力量“转向”太平洋的战略,现在通常被华盛顿政府称为“印太”战略。拜登继续加强与日本和其他联盟国的关系维系作为遏制政策的一部分。此外,拜登还试图推进“四国”概念,使美国与印度、澳大利亚和日本结盟以对抗中国。


  四国概念似乎有些不稳定,因为印度仍是一个问号。因此,华盛顿紧握着与日本和澳大利亚的关系,认为他们是更可靠的伙伴。


  拜登试图牢牢抓住与台湾的关系,导致了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的所谓“模糊”政策的现状。尽管如此,美国至今还没有承认台湾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但与此同时,却继续增强台湾的军事能力。拜登在世界各地的外交活动试图鼓励各国保持与台湾的关系,并鼓励其他国家与台湾发展新的关系,但这并没有取得多大成功。


  那么,这一切让中美关系何去何从?


  显然,两国关系处于一个非常糟糕的状态。但这并不是说不可能改善。在外交领域,只要有远见和能力,一切皆有可能。因此,如果作出决定,拜登领导下的两国关系肯定有可能得到改善。


  最好的推进方向似乎是在贸易领域。结束贸易战状态并恢复正常的贸易关系对双方都有利。数十亿美元损失和无数面临失业的人都是贸易战带来的后果。进口商的成本只是转移到了消费者身上,所以贸易战增加了美国的通胀压力。所以贸易绝对是改善中美关系的一个很好的突破点。


  其他形式的合作也并不是那么难以开展。比如环境也是一个大家都面临的主要的问题。例如,在全球变暖和海洋健康方面可以开展各种类型的互利合作,这些都是没有争议的,可以立即展开适当的学术与技术交流。


  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也可以很容易地得到加强。文化交流是不存在争议的,在教育领域已经呈现出如此状态。现在对于美国而言,是时候放弃其在教育和科学交流方面非常消极的姿态了。艺术方面的交流肯定可以向前推进和发展。


  随着新大使入驻北京和华盛顿,外交对话站在了新的起点上。开展有利于稳定与和平发展的外交至关重要。


  总而言之,拜登执政的前六个月并未看到中美关系得到改善,但这并不排除拜登执政剩余几年有这个可能性。华盛顿政府必须实事求是,将不断变化的国际形势作为改善与中国关系的大环境。华盛顿政府改变其战略基调和实质对新时代的和平与发展至关重要。


翻译:陈蕊、李喆

校审:姬德强


更多相关文章请见:China and US Focus

https://www.chinausfocus.com/author/10674/clifford-kiracof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