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报告|美国病毒溯源舆论战的手段、目标及对策

发稿时间:2021-08-17浏览次数:10

2021年5月26日,美国总统拜登重启新冠病毒的溯源调查,要求美国情报部门在90天之内向他报告调查结果。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把新冠疫情称之为“中国病毒”,为世人所不齿;前国务卿蓬佩奥曾四处散播“实验室泄露”理论,被视为“阴谋论”,无人问津。但拜登下令调查病毒起源后,“实验室泄漏论”再次浮出水面,美国《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以及CNN等主流媒体群起呼应,并迅速获得了主要西方国家的普遍支持。虽然没有证据,但围绕武汉病毒研究所和“实验室泄露”,以及“人为制造病毒”的可能性呼吁声越来越多。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正在借助病毒溯源,发动国际反华舆论浪潮,目的是为打压、遏制中国和索赔合理化做好铺垫。多方面信息和事实证明,目前正在进行的是一场有组织、有步骤、有呼应、有配合、有安排的多国统一行动。

图片

美国总统拜登重启新冠病毒的溯源调查(图源BBC)


一、病毒溯源舆论战的简要回顾


(一)美国政府是舆论战的直接推手


美国政府、西方主流媒体和某些科学家主张的“人为溢出”和“实验室泄漏”说。这个舆论发起同盟毫无科学精神地制造谣言。其中,特朗普、蓬佩奥等高层散播阴谋论,呼吁污名化中国,获取国际媒体及其受众关注。美国媒体代表的西方主流媒体是这场舆论战的主力军,辅以澳大利亚、印度、法国、英国等科学界的所谓实证声明,分别在疫情发展较为关键的几个节点形成了高效的、多频次的、轻重有别的数次前后呼应。


(二)讲真话的科学家遭到打压和威胁


世卫组织、科学机构和一些病毒学权威专家主张“自然溢出”说。他/她们与美国政客和媒体不断交锋,试图打破谣言,谴责阴谋论,实证“自然溢出”假设。

然而,新冠肺炎疫情爆发至今,美国政府违背科学精神,超越科学界限,掩盖科学发声,对科学家个人和发声群体进行诽谤、无端指控和打压,把本来应该由科学家完成的病毒溯源任务交由情报部门完成。

美国政府为了推进具有极高政治化和污名化的所谓病毒溯源调查,不惜将早期抗疫有功并主张“自然溢出”假设的Peter Daszak、Dr. Anthony Fauci、Peter Ben Embarek等专家冠上“利益冲突”的帽子而排除在外。虽然“实验室泄漏”假设完全基于猜想,但其行为快速且及时、逻辑简单且易懂、极大程度满足了民众对真相的找寻需求和大众化的理解能力以及焦虑的心态,从而让众多国际公众在病毒溯源的舆论场中丧失了甄别真假的能力。媒体及其推手制造的社会心理恐慌进一步加剧了虚假信息的影响力,达到了混淆视听、转移矛盾的目的。


(三)病毒溯源舆论战的几个关键时间节点


1. 疫情初期,虚假信息泛滥时,以特朗普为主制造阴谋论。科学界和媒体界对这一假设先是嗤之以鼻。2020年2月,柳叶刀刊登了数名科学家否认“实验室泄露”论的公开信。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和前国务卿蓬佩奥因为个人失信,使得这一假设看上去也十分不可信。


2. 2020年4月底,美国超过中国成为感染人数最多的国家,排名出炉的第二天美国国防情报局就出具了支持彻查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而证实“实验室泄露”理论可能性的内部密报。


3. 拜登下令重启调查的前三天,《华尔街日报》(WSJ)发表了迈克尔·戈登(Michael R.Gordon)的文章“武汉实验室病员情报引发新冠肺炎起源争论”,将主流媒体的焦点再一次聚集在“实验室病毒泄密”上。《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引述了一份声称“此前未披露的美国情报报告”,报告显示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三名研究人员在2019年11月病情严重,因此寻求住院治疗。这份报告显然是在“暗示”研究所与新冠病毒之间可能存在的联系, 引导大众呼吁对病毒溯源展开更全面的调查。大量西方主流媒体包括NBC、CNN、《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和《卫报》都引用了《华尔街日报》的这篇报道。 在《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发表后24小时内,这些出版物都宣布有关武汉实验室的阴谋论是“可信的”,这使得三天后拜登重启病毒溯源调查显得顺水推舟、顺应民意。


4. 今年1月、3月、6月,每间隔一个季度便有来自学术界的不知名科研人员和机构浮出水面,如澳大利亚的Nikolai Petrovsky、来自中国的Alina Chan和躲在美国的Li-Meng Yan等通过公开信和研究报告的方式在同样的科研期刊平台发出声音,支持“实验室泄露”和“人为溢出”假设的成立,并污蔑主张“自然溢出”的科学家“不敢说真话、害怕丢掉乌纱帽”。特别是今年3月,澳大利亚弗林德斯大学(Flinders University)医学教授尼古拉·彼得罗夫斯基(Nikolai Petrovsky)领导的研究小组声称发现“人工制造基因”出现在病毒中,其联名发表的公开信再次要求保留“实验室泄露”这一假设时,科学界的声音开始出现分化。

至此,不难理解,美国媒体看法大扭转,纷纷转而支持“实验室泄露”假设,主要由于实证验证和研究并支持“自然溢出”的科学派遭到了群体性的打压,被“失声”,被“失信”,舆论在诱导下转向“去科学化”和政治化。美国发起的舆论战成功实现了引导民众情绪和观点的目的,从而为今后进一步遏制、打压中国和声讨索赔合理化做好了铺垫。


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图源Foriegn Policy)


(四)重启病毒溯源调查容易获得国际支持的原因


美国和七国集团、五眼联盟国家由于自身防疫不力,付出了惨痛代价,形成了联合支持病毒溯源的基础。这些国家虽然具备良好的医疗条件、仪器设备和资金支持,但由于自身应对大流行病的判断失误、对时机的消极态度和错误把握、对于病毒的低估和反智宣传、对于中国的不信任和污名化等多种原因,致使其延误了最佳抗疫时间。如英美法等国采取不信任中国、消极散漫的被动抗疫防疫,或如印度等面对公共卫生事件等社会性问题治理能力缺失,导致这些国家在错失有效遏制病毒传播的同时,培养了虚假信息、错误信息和阴谋论疯狂滋生的传播土壤。

因此,不难理解为什么以美印为代表的“十一国”成员集团针对“反中国、反北京”的提案空前团结。近期,在英国举行的七国集团会晤中,美国明确提出了“反北京方案”并要求其他成员国在病毒溯源方面向中国施压。如果“人为溢出”的假设和“实验室泄露”理论能够被多国情报机构证实,那么潜在的庞大经济补偿和利益瓜分诱导多国达成了前所未有的国际共识,这表明继“信用之战、舆论之战、真相之战”后上升到了打压中国发展的政治化“利益之战”。

由于美国媒体的大肆炒作,“实验室泄漏”论俨然已经成为“国际共识”。值得注意的是,受美国政府和主流媒体的影响,西方以及亲西方的国际媒体,已经开始跟进传播“实验室泄漏”论,以所谓的怀疑精神转移本土矛盾和社会责任,促进了虚假信息和阴谋论的全球传播,在煽动情绪的同时让公众离真相越来越远。一些记者欣然遵循政府操纵媒体报道的做法并帮助炒作甚至捏造事实。近来,印度媒体和政客不断借助“实验室泄密病毒”的说辞来转移焦点,试图通过诽谤中国将自己从失败的防疫措施中摘出去。印度的一些新闻媒体一直在传播毫无根据的阴谋论,他们认为病毒是中国研制出来削弱印度的生物武器。如此荒谬的阴谋论甚至得到了政府高层的支持。


(五)美国发起病毒溯源舆论战的逻辑步骤


美国借助病毒溯源掀起舆论战的步骤是:制造舆论--煽动泄愤心理--挑动索赔--打压中国崛起。

病毒溯源的目的不是寻找病毒起源的真相,而是进一步遏制中国。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美国政府在国内面临经济与社会发展等多重压力。通过病毒溯源这一聚集公众注意力和诉诸泄愤心理的调查行动,美国政府的政治操弄目的是转移国内矛盾,以及缓解由国内矛盾激发的对政府的信任赤字,从而实现外宣为内政服务的目的。这一做法很容易激起同处矛盾中的舆论联盟国家的共鸣,形成“乐队花车”的从众心理,共同将泄愤的心理目标指向中国,最终实现挑动各国“受害者”向中国政府索赔,在总体上对中国崛起进行打压。因而,制造舆论的背后是政治和经济利益诉求。


二、美国借助病毒溯源打压中国可能采取的手段


虽然美国总统拜登和国务卿布林肯说,病毒溯源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再次爆发全球性疫情,但在美国把中国列为主要竞争对手的情况下,根据美国屡次以人权为幌子、以谣言为依据对中国进行粗暴干涉的惯例,美国极有可能根据“实验室泄漏”的“结论”,对中国采取以下几方面的打压措施:


(一)通过“病毒溯源”,将索赔合理化,损害中国主权豁免权


疫情在全球蔓延初期,特朗普政府炮制了“实验室泄漏说”。接着,许多国家别有用心的人跳出来要向中国“索赔”。特朗普政府的“阴谋论”遭到了全球众多有正义感的科学家的抵制,随后基本销声匿迹。拜登这次命令情报部门拿出应该由科学家们做出的结论,显然是另有目的。其目的是挑起中国和世界的矛盾,煽动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仇恨心理。现在已经有美国国会议员向国会提交了向中国索赔的议案。美国不仅自己觊觎中国海外资产,而且会鼓动其他国家“受害者”向中国索赔,损坏中国与国际社会的关系。

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前总统特朗普(图源Financial Times)


(二)破坏“一带一路”倡议,进一步“孤立中国”


美国已经和G7国家在病毒溯源问题上达成一致,并且在刚结束的G7会议上提出所谓“重建美好世界”(B3W)计划以对抗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减少中国的国际影响力。具体内容可能包括:借口中国“实验室泄漏”造成全球疫情,宣布中国是“不负责任国家”,要求“一带一路”签约国家退出,如果不退出就不能获得B3W计划支持;强迫中国免除“一带一路”倡议签约国债务,挑拨离间中国和“一带一路”国家之间的关系。美西方一直指责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造成了许多国家的“债务陷阱”。美国可以用“实验室泄漏”为借口,让中国负担发展中国家的抗疫支出和经济损失,免除发展中国家债务。根据 Refinitiv 数据库,截至2020年中,“一带一路”相关项目超过2600 个,价值 3.7 万亿美元。


(三)强化其生化领域霸权,打压中国的生物医药和健康产业发展


发展针对重大疾病的化学药、中药和生物技术药物是中国制造2025的重要内容。借助病毒溯源,美国便可以制造合理化的限制管制借口,对中国生物制药产业研发和生产进行打压,让中国在生物制药方面长期依赖美国进口。具体手段可能包括:美国可能会借机提出,要把中国的生物制药实验室和病毒学研究实验室全部置于西方国家的监督之下,至少是世界卫生组织或联合国安理会监管之下;提出对中国生物制药和病毒研究机构、制药企业和该领域领军人才的制裁名单;限制中国生物制药和病毒研究机构和制药企业的国际合作等。


(四)进一步抹黑中国,破坏中国和平发展的国际舆论环境,损害中国软实力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需要良好的国际舆论环境。一百年来,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实现了民族独立;改革开放四十多年,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经济繁荣,社会稳定,人民幸福,不仅在国内实现了八亿人摆脱贫困,而且成为世界一百多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为发展中国家注入了新的发展动力,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获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可。

但是,美西方凭借着强大的媒体网络和影响力惯性,不断对中国进行抹黑,从“中国崩溃论”、“中国威胁论”到所谓“债务陷阱”,从香港问题到“种族灭绝”和“强迫劳动”,不遗余力制造各种论调和谣言,危害中国核心利益。这次病毒溯源,将会是美西方对中国展开的新一波强大舆论攻势。


“黄祸论”与傅满洲的形象(图源The Guardian)


三、应对美国病毒溯源舆论战的对策


(一)高举人类命运共同体大旗,正面塑造人类战胜病毒的共同叙事


2019年底发现新冠疫情之后,中国第一时间向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社会通报了疫情,并采取果断措施积极抗疫,为世界各国防止疫情蔓延争取了宝贵时间。但美国等一些国家政客首先考虑的不是人民的健康和生命安全,加之各种偏见和判断失误,抗疫不力,造成疫情蔓延。在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坚强领导下,中国率先控制住了疫情,实现了经济复苏和社会稳定,为世界提供了宝贵的抗疫经验。面对疫情对全球公共健康和经济社会发展带来的深重灾难,中国应当继续高举人类命运共同体大旗,在与世界各民族共同抗疫的过程中,达成对于疫情的全人类共识,唱响人类抗击疫情的主旋律。同时,要积极鼓励中国学者在国际舞台发声。联合国际上有正义感和科学精神的科学家、学者、媒体和政府官员,共同推动构建人类健康共同体,正面塑造人类战胜病毒的共同叙事。


(二)提出中国的病毒溯源方案


此次疫情为多点多源爆发,应当展开全球溯源。美国CDC发现,中国出现新冠肺炎之前美国大规模出现具有抗体的群体。2020 年 11 月 30 日,Oxford Academic发表美国科学家学术论文指出,美国红十字会于 2020 年 1 月 19 日从美国9个州收集的 7389 例常规献血的剩余存档样本,在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进行了抗 sars cov -2 抗体测试,表明SARS-CoV-2 可能是在 2020 年 1 月 19 日之前传入 美国的。意大利14家研究中心在学术论文平台ArXiv上联合发表的论文分析了约6000宗确诊病例,以回溯疫情发 展,并指SARS-CoV-2早在2020年1月1日已出现于意大利北部。另有报道称,2019年12月意大利米兰与都灵所采集的污水样品中发现有新冠病毒。法国施米特医生发现法国东北部地区在2019年11月有非常零星的病例发生,到2020年2月底进展缓慢,直到2月最后一周在米卢斯(Mulhouse)的宗教集会上感染案例飙升,再到3月31日达到峰值。


(三)向国际社会呼吁,把美国200多个生化研究室置于联合国安理会监督之下


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赵立坚已经提出,应该对美国德特里克堡等生化武器研究室进行彻查。这还不够。美国在全球建立了200多个生物军事实验室。他们究竟在暗中研究什么?新冠病毒是否有可能从美国的“实验室泄漏”,这一假设是否成立?由于美国遍布全球的生物实验室以及糟糕的安全记录,国际社会的质疑声越来越高。位于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军事基地设有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AMRIID)。该研究机构曾多次出现安全事故,如20世纪90年代初,发生过炭疽等致命菌株、毒株丢失事件。德特里克堡的生物实验室还与侵华日军731部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罪恶滔天的731部队负责人石井四郎曾是德堡的生物武器顾问。美国在全球建立生物军事实验室已经构成了对人类社会的严重威胁。中国应该呼吁联合国安理会对这些实验室进行全过程监督。


讨论“东方病源论”的电影《传染病》(2011)(图源IMDb)


(四)揭露美国病毒溯源的险恶用心


这次病毒溯源与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不仅在步骤、手法上高度相似,就连舆论直接操盘手都是同一个人。《华尔街日报》关于“实验室病毒泄密”报道的作者迈克尔·戈登就是当年制造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一21世纪最致命的谎言的主谋。2002年9月8日,在朱迪思-米勒(Judith Miller)与迈克尔·戈登共同撰写的“美国表示侯赛因加紧寻求原子弹部件”的文章中,曾错误地断言伊拉克总统萨达姆-侯赛因正在寻求制造核武器。戈登与朱迪斯-米勒的这篇报道依靠美国情报来源和伊拉克叛逃者,用“蘑菇云”的图像危言耸听,大肆炒作伊拉克“试图获得核武器”。 时任美国副总统迪克·切尼(Dick Cheney)在2002年9月8日当天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与媒体见面》节目采访时,直接引用了戈登和米勒报道的内容。随着被美国政府高层广泛引用,这篇报道成为了布什政府随后发动伊拉克战争的重要依据。但直到伊拉克战争结束,美国都没有找到所谓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篇报道被证明是假的,然而这场战争最终导致近4500名美国士兵和数十万伊拉克人死亡。2021年,疫情蔓延全球的当下,作为早已失去公信力的记者戈登,再次以“匿名美国官员”、“情报专家”这样的可疑消息来源作为报道依据,煽动宣扬“实验室病毒阴谋论”并得到大量媒体的跟进和推波助澜。这样的巧合不由让人怀疑是美国政府在伊拉克战争之后的故技重施。


(五)联合美国和西方国家内部有正义感的力量,反对病毒溯源政治化


美国有线电视台(CNN)是美国建制派的媒体大本营。其主持人、时事评论员法里德·扎卡里亚(Fareed Zakaria)早在2020年5月 特朗普执政时期接受视频连线采访时就直言,中国是特朗普政府的“替罪羊”。美国对中国的栽赃让人想起了发动伊拉克战争前的舆论动员。扎卡里亚在采访中提到,疫情初期中国已经告知外界新冠病毒存在人际传播,蔓延风险很高,并对武汉进行了封锁。扎卡里亚称,很明显,特朗普政府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仍选择什么都不做,后来却转变态度开始无端指责。中国成为特朗普政府的“替罪羊”。他还表示,这件事让他想起了伊拉克战争的开端。其实,在美国和世界各地都有许多反对“实验室泄漏”阴谋论的声音,可以借助这些声音,对美国发起的舆论战进行基于真相和正义的反击。


(六)增进“一带一路”国家团结合作的决心


为了对抗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美国联合 G7 成员国提出重建美好世界计划(B3W) 。这个“七国集团全球基础设施计划”涉及从公共和私人部门筹集数千亿美元资金,以帮助贫困国家在 2035 年前填补 40 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缺口。七国集团声称这是一个“积极的替代方案”,反映了其“价值观、标准和经营方式”。美国等西方国家一直抹黑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污蔑中国让发展中国家背负了巨额债务。B3W计划提出后,美西方必然会加强对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的攻势,而且会利用病毒溯源挑动一些国家向中国索赔,以达到破坏“一带一路”倡议的目的。在这种形势下,中国必须加强与“一带一路”国家的外交联系、企业沟通与民间往来,强化“一带一路”国家与中国的共同利益,加强与“一带一路”国家的经济合作。

病毒溯源重启以来,“实验室泄漏”假说由于美国主流媒体及其西方媒体盟友的推波助澜,已经从“阴谋论”变为“正论”,俨然已经成为所谓的“国际共识”,将中国置于国际舆论的不利地位,也让全世界离真相越来越远。这场由信息斗争为开端、经济斗争为中坚、生化领域霸权为收尾的交锋过程必将是一场美西方与中国的激烈较量。


撰稿:中国传媒大学人类命运共同体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