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黑产协同治理研究报告(一)

发稿时间:2020-11-27浏览次数:10

前言:网络黑产协同治理呼之欲出

网络黑产,或网络黑产行为,是指借助网络空间所具有的虚拟性、复杂性、跨界、跨国性和隐匿性等特点,利用流量劫持、造假、DDS 攻击、病毒攻击、数据窃取、刷单等手段,借助平台管理和法律监管方面存在的漏洞而实施非法获利行为。由于此类行为具有明显的经济导向和利益诉求,随着参与人数的增多和变现手段的丰富,在线上和线下形成了庞大的市场和分工日趋细化的产业链条,又因为这类活动所形成的产业和利益链条具有非法、违法等属性而被称为网络黑产。因此,网络黑产也可称之为:在互联网上通过非正当途径和非正当手段而获得的产业或经济等方面利益。

图一:网络黑产类型


网络黑产既包括传统黑色产业与互联网服务嫁接结合而形成的产业,也包括直接源于互联网服务、互联网技术而产生的非法获利行为。传统黑色产业与现代互联网服务业结合而形成的黑产包括网络诈骗、网络赌博、网络色情等方式而获利的行为以及由此形成的产业业态、产业链条。互联网出现之前,这类产业就已经作为非法产业而存在,互联网产生之后,这类产业又以不同的方式与互联网服务、互联网技术结合,使原有的产业获得了新的发展契机、新的变现方式,也增加了监管和打击难度。

互联网不断迭代和翻新的技术以及信息传播方式不断发生的革命性变化,使传统黑产获得了更广泛的受众和更强大的市场支持,为传统意义上的黑产插上了翅膀,使其获得了更广泛的受众和更强大的市场支持。同时,互联网技术、服务为色情、诈骗、赌博等传统黑色产业更深入切入到社会网络当中创造了条件。这些传统黑色产业在互联网时代获得了更多挑战现实社会管理制度的机会,甚至会对现有社会制度造成颠覆性影响。如果平台责任落实不到位,政府监管措施跟不上技术的快速发展,网络黑产不仅会给公民的生命、财产等安全带来严重的挑战,也会影响特定人群,比如未成年人的正常成长,使他们更容易暴露在对他们身心健康产生不良影响的色情产业之中。

网络黑产虽然是互联网时代的产物,其存在和形成在一定程度上需要借助网络传播渠道及变现链条,但这些活动从实施到产生实际危害后果的过程并非全部依托于网络空间。这类黑产仍然需要线下环节,比如线下相关机关或相关人员的配合,或通过线下来走完网络黑产的最后一公里。同时,因为随时可能面临着平台的管理和政府的监管,从事黑产的机构或人员随时都可能因为败露而面临灭顶之灾,使这类黑产的变现链条或兑现环节,通常要比其他线下黑产的变现链条或兑现环节更加繁杂、更加扑朔迷离。

网络黑产的从业人数和产业规模一直呈增长之势。这一现象并不难理解。网络通讯技术的不断发展和网络支付系统的不断完善,加上网络经济在整个国民经济体系当中占比的增高、互联网应用在日常生活中渗透率的不断提高,使得网络活动呈不断增加的态势,最终致使网络黑产的规模不断增大。在相应的监管及平台管理无法跟上形势发展的情况下,网络黑产的数量和规模呈增加之势,也符合事务发展的规律。据统计,中国网络黑产从业人员已超过150万,市场规模高达千亿。[1]犯罪分子借助网络打通、扩大甚至创造网络上下游产业链,实施了大量危害个人信息、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网络空间管理秩序的行为,这些行为甚至会危急国家安全、社会政治稳定。

从全球范围来看,随着第5代互联网技术基础设施的普及以及全球数据量的累积,在缺乏国际合作机制打击网络黑产的情况下,会有越来越多的黑产从业人员对各国、各地区在数据保护方面存在的差异化规则和互联网执法困难加以利用,网络黑产不仅规模会呈不断扩大之势,其发展也会催生更多网络犯罪行为的发生。据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报告称,未来十年内,网络犯罪将会成为全球第二大引人注目的风险。[2]

无论从构建网络空间正常交易秩序的角度,还是从社会治理、从保护广大互联网用户合法权利和利益的角度、从维持正向发展的网络生态的角度,从为亿万人民创造美好精神家园的角度,网络黑产的治理都将是长期而艰巨的任务,是政府监管机构、互联网服务平台和广大互联网用户共同投入的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同时,在黑产治理的过程中,互联网企业仍然是打击黑产的主力军,面对黑产威胁日益严峻的趋势,一方面,各大互联网公司需要加强技术防护,提升网络安全等级;另一方面,也需要摒弃相互间的恶性竞争,秉持开放合作的态度,积极探索联合防治途径,携手共建抵御黑产攻击的网络安全长城,共同维护好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一、网络黑产的类型

网络黑产是通过非法行为或非法活动获得经济、金钱方面的收益。从网络黑产形成方式来划分,主要有通过网络诈骗、色情、赌博和侵害个体数据权益等方式而形成的黑产。

虽然可以从黑产形成的方式对黑产类型进行划分,但每一种黑产形式并不是孤立或可以截然分开的。相反,网络黑产是个整体,无论是通过哪种行为方式形成的黑产,都存在这样或那样的关联性。

(一)网络诈骗

诈骗,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钱财的行为。如果骗取的钱财数额较大,达到一定标准,则可能构成刑法上的犯罪行为,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有或者没有互联网的时候,诈骗都是一种常见的社会现象,都有大量的人借助或故意编造虚假信息骗取他人信任或钱财。互联网时代,信息传播过程可加入、可使用的虚构信息空前暴增,加上网络空间信息传播和网络交易存在相对、甚至是绝对的匿名性,导致诈骗者获利机会和逃避法律制裁的机会同时增多,这无形中助长了网络空间诈骗行为的发生,使各种形式不一、直接或间接的网络诈骗成为网络空间较为常见的现象,严重损害了普通用户的合法权益,甚至引发群体性事件,影响社会稳定。网络诈骗的泛滥,也会严重损害网络空间的交易秩序。

网络诈骗屡禁不绝并呈泛滥之势的重要原因之一,是社交媒体的快速发展。社交媒体的快速发展不仅不断聚集着可用于进行诈骗的目标人群,同时提供多种服务,尤其是最便捷支付服务的社交平台,为网络诈骗手法的不断翻新创造了条件。360发布的《2019网络诈骗趋势研究报告》显示了这一发展趋势,社交平台成为网络诈骗的最主要途径,有超过35%的受害者是通过社交媒体接触到诈骗者和诈骗信息,远超电信诈骗的占比(9.76%)。而损失最大的是通过直播间接触到的诈骗,人均损失超过13万元。[3]

近年来快速发展并在产业规模上不断壮大的直播服务和短视频平台,也有成为网络诈骗重灾区的可能。在这类平台上实施的网络诈骗多以色情或其他低俗内容为噱头,在成功吸引用户关注后,通过引流、分流等方式,将用户拉入私人聊天空间或其他平台,分步实施诈骗。比如网上常见的一种诈骗方式,就是通过直播或关注量较大的自媒体账号,设置色情会员充值圈套,引诱网友反复充值后,再用拉黑、取关等手法拒绝兑现。大量用户不但不能消费他们所期盼的色情内容,反而有可能感染木马或者病毒,造成更大的财产损失。

为治理色情引流、分流现象,各大短视频平台已纷纷开始采取措施,例如在20209月期间,抖音发起了打击同城招嫖、色情引流专项行动,该平台的安全中心在9月累计永久封禁色情引流、招嫖帐号逾35万个,同期内封禁诈骗帐号逾3.6万个。

除了在网络媒体平台常见的大量披着色情外衣实施的诈骗行为以外,闲置交易平台也是网络诈骗的重灾区。根据二手交易平台多位网友的被骗经历,我们总结出二手交易平台的诈骗模式,首先,骗子会在平台挂出显然低于市场价的热门产品吸引顾客,等顾客问询后,再采用降低价格私聊的方式,诱导顾客到微信等具有支付功能的平台交易。交易方式一般分两种,其一,顾客警惕性较低,直接转账,骗子接收转账后销声匿迹;其二,骗子主动提供与某平台交易页面十分接近的虚假链接,顾客支付后钱款直接转入其他账号。

此类诈骗行为能够屡屡得手,与这类诈骗背后严密的组织、精心的策划和平台与平台之间在管理上难以形成闭环,导致的责任不明有直接关系。比如在这类诈骗中,通过账号并不能够落实到其背后真实的个体或组织者身份,因为其注册时,使用的并不是自己的真实身份,而是通过工具恶意注册的虚假信息。如此一来,被骗者发现上当后,难以追查到真正的罪犯,平台复杂的举报程序,又导致无法有效、快速维权,被骗者只好主动或被动放弃追究。

越来越多的网络诈骗开始借助大数据技术来实施更有针对性、更精准的诈骗行为。这类诈骗实施的前提是行为人对目标人群相关数据的充分掌握,诈骗者借助木马病毒、非法购买等手段获取用户数据,再根据这些数据对目标人群、目标用户进行大数据分析,利用分析结果对目标人群、用户进行精准画像。精准诈骗提高了网络诈骗的得手率,更容易获得不菲的回报,而权利受到侵犯的普通用户在维权时,又通常面临着难以克服的困难,最后只能放任对自己不利的后果发生。

(二)网络色情

色情内容是带动网络黑产最重要的内容类型,原因不难理解。一方面以各种形式出现的,是人类最基础、最基本的需求,有着最广泛的群众基础。另一方面网络技术又极大地释放了性在表现方式上所受到的各种限制,使各种各样的与性有关的内容能够以更加直接的呈现方式,成为网络黑产的最大入口、最肥沃的土壤。

同时,由于色情内容涉及到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等重要的社会价值,许多国家的法律都严格禁止色情内容,尤其是较为严重的淫秽内容的传播。中国也构建了完善的法律体系,积累了丰富的监管经验。同时,如何限制色情内容的传播,也是各大互联网平台,尤其是巨型平台内容管理的重中之重。

由于主流互联网平台监管较为严格,直接带有强烈视觉冲击的色情内容在网络空间不可能获得较大的生存空间,但在平台聚集了海量用户和流量的前提下,各种经过精心包装、游走于合法与非法之间的大量色情内容,不仅是互联网平台聚气引流的重要方法,也是其他互联网玩家,包括黑产玩家最常使用的手法。

作为影响力巨大的社交平台,像微信、微博这类聚集大量用户的平台,一直有玩家试图用各种色情内容作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的重要手法,使色情内容成为各类黑产的重要入口。为规避平台审查,色情推广的语言十分隐晦,比如将资源、动漫、网址、女女、男男等关键词嵌入普通文字中,在配图里留下qq或者微信联系方式吸引用户添加。这类图片由于不包含敏感信息,因此很难被AI识别,在用户与推广者联系上以后,推广者往往会通过发送收费链接以及色情直播应用注册邀请码等方式传播淫秽信息。

图二:通过关键字嵌入进行色情引流

通过将网民引流到第三方私密平台诱导付费,是网络色情产业的主要盈利模式。同样的引流方式也见于越来越受人们喜爱的短视频平台。大量自媒体帐户,经常用大量裸露面积较大或者突出关键部位(如胸、臀、大腿)的女性照片做封面或头像,在主页上发布露骨但又不容易被归类为违禁的内容,打法律的擦边球。这类图像比较常见的姿势有美女跪地等充满色情诱惑的画面,再附上带有性暗示的个人简介,如可盐可甜、不喜勿扰同城可上门、外地勿加等模棱两可的用语。

部分国家和地区色情产业所受限制较小,因此积累了海量的色情资源,这些资源成为国内色情黑产实施非法活动的重要资料库。此外,国内也存在各种以拍摄淫秽色情内容获利的非法行为,如酒店偷拍产业,犯罪分子到各个酒店安装改装后的摄像头,然后以发展代理、销售网络邀请码等方式发行、售卖偷拍视频。色情从业者还采用营造特殊场景,如司机强奸幼女等以直播的形式实施非法行为,最大限度收割网民注意力。在大量的互联网广告中,加入适当的色情内容作为引诱点击或采取进一步交易行为的做法,是一种成本较低又往往能够获得更好传播和引流效果的作法。

针对网络色情这一黑产类别,各个互联网平台分别采取了相对应的治理措施。例如,微博于2019年启动了蔚蓝计划软色情信息专项治理活动,具体措施包括修订平台相关制度、通过技术及人工等方式对色情类不良内容进行主动巡查等。抖音在打击色情内容上,则是从线上、线下、产品机制多维度同时进行。在线上,抖音建立了基于行为、内容、关系层面的策略和模型,同时会加以人工审核。在线下,抖音在进行定期数据分析挖掘出犯罪团伙后,不仅会配合公安机关参与联合打击,还会与办案民警沟通了解犯罪团伙获取流量的手法,从而反哺抖音线上反低俗内容的策略和模型,以更好预判及识别不良内容;根据抖音的官方处罚通告显示,单在20206月,抖音在配合公安机关对色情黑产等内容的专项打击中,对其技术模型进行完善,抖音当月最新一版的模型打击效率提升超5倍。在产品机制上,抖音除采取常规封号措施外,还会切断违规账号获取流量的能力,从源头上打击色情内容。

(三)网络赌博

赌博是现代国家的法律普遍明令禁止的一种刑事犯罪活动。借助互联网,赌博行为涉及的黑产规模呈逐年扩大之势,公安机关的侦破难度和打击难度都有不同程度提高。网络赌博的跨平台、跨地域(国别)实施的特点以及金钱支付系统的复杂性等,使得网络赌博即使被发现,执法人员也很难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网络赌博涉及金额巨大,人数众多,危害极为严重,不仅对因各种原因而卷入赌博游戏者的财产安全造成巨大损失,还会引发大规模的社会公共事件,破坏社会稳定。

据公安部发布数据显示,仅2020年上半年,各地公安机关侦破跨境赌博案件257起,涉案资金2290亿元。[4]大型网络赌博产业链条通常由四个节点构成,即技术(软件开发),人员(平台运营),推广(网络推广、各级代理)、资金(支付结算)。为了保证交易的隐秘性和规避审查,各成员之间往往使用虚拟身份在自制通信软件上交流交易细节,实施具体的赌博行为。这样既可以实现巨大的服务盈利,同时又容易逃避公安等机关的侦查和处理。财产受到损失的用户通常维权也非常困难。

图三:网络赌博产业结构

网络赌博泛滥的主要原因之一,是用于赌博的软件可以在开发出来之后,以用户范围的不断扩大而逐步分担软件的开发成本,后来的用户可以以极低的成本来使用这类软件。犯罪成本低、犯罪收益高。穿插在股票金融网站、体育博彩、游戏页面中的诱导性广告弹窗,又可以借助互联网的强传播能力达到较大范围的传播,吸引全球用户参与。实践中,借助色情内容进行宣传推广,也是较为常见的一种方式:性感荷官在线发牌、陪您high翻天等赌博广告通常伴随各种穿着暴露的女性图片一起出现,用户使用时只需点击一下,即可安装使用。一些赌博软件还使用捆绑下载的方式,将赌博软件通过明的或暗的方式安装到成千上万的终端设备上。人气比较旺的网络贴吧、社交媒体平台、直播和短视频平台等,也可以为赌博软件引流,使赌博软件像病毒一样,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网赌赌资流转数额巨大。为逃避监管,洗白赃款,网络赌博行业打造了一套特殊的跑分模式。比如利用泰达币经营跑分平台,跑分人员在平台购入泰达币作为保证金参与抢单,抢单成功后向平台提供泰达币充值码,由平台汇聚不同额度的充值码,整合为码池,以充值接口方式与网赌平台衔接。[5]玩家在赌博时同样以充值泰达币的方式进行。这样,赌博过程中产生的巨额黑产资金,便通过成千上万的私人账户的分散式洗钱,让监管机构无从下手。

除大型网络赌博平台外,网络空间还存在很多规模较小的网络赌博页面和应用,通过销售虚拟货币的方式从事网络赌博交易。以棋牌网站的斗地主游戏为例,玩家注册后,系统会下发一定的游戏币,但是在系统设置下,这些游戏币很快就会输光,玩家如果想继续游戏,就需要花钱购买更多的游戏币,级别越高,单次输赢的游戏币就会越多。在网站操控下,普通玩家几乎不可能获利。同时,如果想要长时间玩,就需要不停的投入。这种赌博相对而言,涉及金额少,玩家较为分散,参与时间短,方式也较为隐晦,很多玩家甚至意识不到其欺骗性。这种一点一点薅羊毛的方式,虽然从每个用户身上获取的收益不多,但如果用户数量大、长时间玩这类游戏,对平台或运营游戏的公司来讲,仍然能够轻松获得巨大的收益。监管部门如果监管,面临着监管必要性、正当性或需要不需要监管的问题,用户维权同样也面临着零星维权的高额维权成本问题,基本上都不会用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权利。这样,平台就可以源源不断获得收益,,维持网络赌博平台的长久运营。

(四)损害个体数据权益

个体在使用互联网各类服务过程中,会在网络空间留下大量数据,公共场所的监控设施以及社会管理机构管理公私事务过程中,也会产生大量涉及个体的数据。技术发展所助推的万物互联,也会不断产生个体数据产生、处理和进入交换领域的新需求、新商业模式和新的开发价值。这些已经天量并且还在源源不断地产生的个体数据,一方面本身就是不法分子谋求非法利益的重要战略资源,另一方面,这类数据又可以以各种方式、通过各种途径成为网络黑产的敲门砖、助燃剂,成为不法分子实施其他违法犯罪行为的重要帮手。因此,个体数据是网络黑产得以不断做大的基础,如果法律及其实施无法有效打击围绕个体信息、个体数据被无端滥用而造成大面积伤害,网络黑产就会获得源源不断的发展机会。

网络黑产与个体数据的非法泄露而导致的非法使用密切相关。网络信息泄露源头通常有三种,其一是由黑客利用互联网应用或者数据服务商的漏洞,通过非法手段入侵数据库,窃取大量公民个人数据,而后将数据销售给数据中介。此类事件频频发生在国内外大型互联网公司身上,如2018年,Facebook遭遇黑客攻击,5000万账户受到威胁,印度McDelivery系统内200多万涉及用户邮箱、电话、家庭住址等详细个人信息遭泄露。

其二是掌握公民数据的企业内部人员为获取利益,利用职务便利,将信息出售给中介或其他买家,使这些数据主体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数据中介经过验证与清洗后,根据需要将数据销售给包括从事网络诈骗在内的非法公司和从业人员。据《财经》杂志报道,有80%的信息泄漏是企业内部人员所为。20201027日,四川警方破获一起集团诈骗案,犯罪分子用于筛选的近400万个人信息就来源于银行与保险业的内部员工。

其三是合法注册、经营的互联网公司从事窃取个人数据的业务,并从这些个体隐私数据当中谋求不当利益。20187月,包括数据堂在内的11家公司被曝非法传输公民个人信息百亿条。同年8月,上市公司瑞智华胜也被查出非法盗窃个人信息30亿条,其中不乏腾讯、阿里、百度、京东等国内知名互联网公司的用户信息。瑞智华胜与移动、电信、联通、铁通等多家通信运营商签有正规合作协议,在拿到登陆凭证后,利用非法软件收集用户cookies,并从中爬取包括用户密码、活动轨迹等隐私类数据。这些互联网公司通过控制大量网民账号,一方面持续给自己在多个社交平台的账号矩阵增加大量粉丝,同时还对外承接刷量,吸粉,排位等非法业务。

图四:个人数据信息侵害流程图

随着人工智能的广泛使用,人脸、指纹、虹膜等生物信息被大量采集并被置于大量存储设备上面。不同于电话、账号、住址等文字信息的可变更性,生物信息的独特之处在于其唯一与不可替换性。这也就意味着,一旦生物信息遭到泄露,用户将更容易成为黑产犯罪侵害的对象。如果犯罪分子同时掌握了用户生物信息与金融信息数据库,那么用户的财产甚至生命权益将遭遇重大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