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布斯·范·斯塔登:新冠疫情下的非洲局势 夹缝中求发展

发稿时间:2020-11-17浏览次数:23

 编者按:2020731日,由中国传媒大学人类命运共同体研究院(ICSF)、马来西亚新亚洲战略研究中心(CNIA)和德国文明对话研究院(DOC)联合主办的“中国与世界:直面现实与共享未来”(China and the World: Changing Reality and Shared Future)国际线上学术讨论会顺利召开。来自中国、德国、马来西亚、英国、美国、新加坡和南非的海内外高校与研究机构的十余名专家学者,就全球疫情背景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共识和现实困境等重大理论、政策和实践议题展开了深入交流。本公号摘编部分学者发言内容,以飨读者。


科布斯··斯塔登

中非项目研究与分析主管、南非国际事务研究所中非关系高级研究员


 新冠肺炎疫情在健康与经济层面带来的负面影响波及了全世界各个国家,非洲也不例外,但是非洲在应对疫情扩散之际突然产生了某种迷之自信,所以将面临严峻的局势。非洲国家目前进退两难的一点是,对于目前的经济状况,如果利用现有资金优先偿还债务,就将没有办法维持本国发展。所以,对于非洲国家来说,这是极其艰难的抉择,而之所以这个问题变得如此棘手,归根结底来自于美国的不断施压。但是,我认为,在现阶段,这种压力其实是来自于发展中国家在谋求转型发展以及被迫要在美国和中国之间选一方站队所造成的。


 我们已经看到,举个例子,非洲如果想要与其重要的技术合作伙伴之一华为合作,美国就会向非洲国家施压迫使他们与华为停止合作。但是,在非洲约有70%4G网络是华为搭建的,所以让非洲各国终止与华为的合作几乎可以说是不可能的。另外,目前并没有其他任何一个国家或多边组织能够替代中国为非洲提供现有的各种支持。另一个让非洲压力倍增的点在于合作关系。非洲国家作为一个整体在试图摆脱这种在选择合作伙伴过程中所承受的压力,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自由选择合作伙伴。美国、欧洲和中国都是非洲非常重要的合作对象,所以非洲正在努力维护与各方的关系并且力争与更多方建立合作关系,而不是将合作限于以上国家。


 我认为,目前摆在明面上的问题就是债务。中国是非洲最主要的双边债权国,就如同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中的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样。然而,除国家债务以外,非洲依然有大量的对私债务,尤其是欧洲债券。现在的情况是,非洲时间紧迫,在面临疫情防治的情况下没有任何方式能够暂时利用这些用于还债的资金进行疫情应对工作的开展,然后再迅速填补上这笔还债的资金。这个过程将会很漫长,而且20国集团在不断催促。但是,非洲也只能还上一定数量的债务,目前就陷入了死循环。非洲仍然在努力想办法,例如,联合国经济委员会为援助非洲提出了非洲提案,希望可以创建出一套万能的债务解决方法来冻结还款,既能够让非洲在还贷中没有过大的压力,又可以避免非洲被信用评级机构评分降级。


 但是目前不论是中国或者其他国际力量,都不会帮助我们维持信用等级,所以这对于非洲是十分危险的,一旦被施加压力,非洲就会无能为力地被信用降级,这会对未来的经济发展有极大的影响。不过,显然现阶段疫情已经对非洲的经济造成了史无前例的巨大影响了。


 所以,这对于非洲甚至全世界都是一个很严峻的问题。因为非洲所有的主要合作对象努力在维护非洲的发展的同时其实都是为了自身能够获得持久的利益。对于中国来讲,加强与发展中国家的合作是出于全局考虑的,中国的投资看似盈利不高,却可以借此赢得与发展中国家的全面紧密合作关系。所以中国与发展中国家的合作和互赢更多地诠释了中国的对外政策,一带一路倡议就是其中一项成功的例子。如果非洲的发展停滞,那么那些所谓的合作互赢的工作就无法展开,也就毫无意义了。


 非洲的发展同时也牵动着美国的发展,因为如果非洲发展受阻,意味着恐怖组织有机可乘去发展非洲失业人员成为他们的成员。我认为欧洲将会是受到非洲发展影响最大的外部伙伴。如果非洲经济崩溃,前往欧洲的非洲移民会进一步增多,而难民问题早已成为欧洲待解决的一大问题。如果真的出现非洲经济崩溃的一天,定会出现规模远超欧洲20142015年那段时期内的非洲难民危机。


 所以,确保非洲在新冠疫情蔓延期间的稳定发展牵动着各方的利益。更主要的是,这场疫情并非非洲之过,我们可以看到非洲在疫情期间处在风险之中。在全球金融体系中,非洲的经济风险被大大高估了,并且受到了极不公平的对待。中国呼吁全球金融体系重新评估划分,尤其是对西方世界极为偏爱的那些组织机构重新评估,例如布雷顿森林体系等,这个提议是具有重大意义的。


 此外,我认为,现如今我们看到多边主义的衰退,不论是欧洲和美国原本的地位,还是在全球发展体系中的影响力,都在减弱。对于中国而言,就很自然而然地踏上了全球领导者的位置。所以,发展中国家在国际舞台上日渐活跃,如此局势对中国是一个机会。因为中国的定位很微妙,既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但同时它的飞速发展使它正在跨入世界领先的行列,以此可以推动以上所说的各种有利于发展中国家发展的改革和进程。事实上,这次新冠疫情为促进发展中国家合作孵化出一种崭新的机制。我也认同,针对刚刚其他嘉宾提出意见的关于中国目前对外传播的叙事手法问题上,要避免使用如“我方与他方对抗”、“零和竞争”或者“一场新的冷战”类似的话语,这些观点只会带来歧义并导致局势更加紧张。并且,我认为,如今正是中国携手非洲共同发展的绝佳时机,创建以发展中国家为中心的未来发展模式,当然如果某一方可以实实在在地以更加有效的方式推动合作,不仅仅是度过眼前的新冠疫情危机,而是能够推动世界上面临的其他问题得到改善,例如气候变化等。所以,从多方面考虑,新冠疫情带来的危机同时也是机会,但是要把握这个机会还需要外部各方切实地努力向前迈进,共同寻求一种新的合作方式。


编译:李喆

校对:姬德强

英文版:http://sudi-cms.cuc.edu.cn:8012/en/2020/1117/c5617a175712/page.psp